恋爱中

【安雷】混更

嘘,这是两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的新坑的段落,我要用它们来假装我最近没有光顾着谈恋爱忘记写东西。

反正全都OOC,你们爱槽就槽吧

《穿堂风》
雷狮第一人称
高中paro,可能后期会和那几个论坛体有一点关系吧

很久之后卡米尔问我,为什么会喜欢上安迷修。

这个我也讲不清,一见钟情也不是,可能跟日久生情沾点边?又或者是习惯作祟,一天不和他拌嘴动手动脚就有点浑身难受。

不过平心而论,安迷修是挺好的,脾气挺好,长得挺好,成绩也挺好。

反正是我先喜欢上他的。

高一开学典礼的时候礼堂站满了人,舞台上致辞的校领导和学生代表手拿着A4纸一字一句念出千篇一律的台词,无非就是金秋时节我们迎来了新的学期或者新学期新气象这种陈词滥调,认真听的人大概都是直接从小学跳级上高中的。

我干脆四处乱瞟,飘忽的眼神一头撞进一池松石绿的湖水。大概是搞艺术的人们身体里带着天生的文艺和一堆奇妙的形容词和比喻句,我只能想出这句话来形容当时的场景。

S市的初秋还是很热,热得让人心躁,虽然礼堂开了空调可人头数太多还是很热。连不爱出汗的我的身上都挂了一层薄汗。

可唯独他是清爽的,像雨后的森林一样,带着湿润的清新。

 当时我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产生,可我抓不住那玩意儿细小飘忽的尾巴尖儿,更看不到它的正体。

也许正是这些一小点一小点的情感被某个人攒起来拼成一大块的时候,爱情和喜欢就诞生了吧。

后来想想,我可能是陷入了爱情。

《少年事》
安迷修第一人称,骑士和他未来的王的故事。

我未来的王翘了礼仪课,偷偷跑进大殿里躺在他父亲的那张红天鹅绒椅子上睡觉。

套着白袜的纤细双腿搭在右边的扶手上,垂下的左手里握着一枝不知何时摘下的玫瑰。他脸上还有着一点点尚未消退的婴儿肥,睡颜无害又纯洁,像极了那些森林里的小动物,过快拔高成长的少年身材有些太过纤细,或许只有这些地方让他看上去像个小孩吧。

褪去那身皇家的血统,我的王也只是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孩子。

想要快些长大,却又因为身体的发育和心智的成长速度不匹配而烦恼,明明知道该循规蹈矩走着父母安排的路,却偶尔要弄出些小麻烦叛逆一会儿的小孩子。

毕竟这世界上还是少年最懂少年。

一束阳光穿过玻璃,绕过皇宫大殿里那些大理石柱子投在他身上,不知为何他的周身竟泛起微微的光。

我走上前去,俯下身子去亲吻他的脸颊。

一瞬间我想起那个在月光下的吻,册封仪式后的宴会上,两个逃离名利场的少年躲在玫瑰花丛里相拥亲吻,虽然只是轻轻的触碰,却令人难忘,令人心头发热。

没了。

评论 ( 1 )
热度 ( 25 )

© 茶啾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