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中

[安雷]岁月如歌 ①

可以吸了

咩?:

 跟 @茶啾咪 同娱乐圈背景下的吸猫篇,然而并不会有太多娱乐圈成分。


 事情发展成这样并非我所愿,我……我就很想吟两句诗。


  那什么,概括起来就是天雷滚滚ooc到宇宙尽头……


 (鸵鸟埋头式,我拒绝去听——qxq)


 


 


 


 


 雷狮第一次见到锤锤时,它和湿哒哒的安迷修一起出现在门外。


 


  这是怎么?安大影帝。雷狮看着挂在安迷修头上的未干的雨水顺着他的发梢依次滑落到明黄色的大理石地砖上,溅起一小朵水花;又把视线放到那个一直被安迷修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的,半湿的牛皮箱子上。雷狮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没带伞就打个电话叫他去送又不是什么难事,怎么这人的脑子有时候怎就这么不灵光。演艺圈混不下去跑去做快递小哥?真是不好意思我最近可没买网上买什么东西。


 


  本来被突如其来的大雨淋了一身的安迷修心情就已经够糟糕,回到家还要面对雷狮的冷嘲热讽。无尽的恼火和委屈的情绪在心尖爆发,安迷修抱着箱子的手不断收紧,反驳的气话已经跑到嘴边——却被一件羊绒毛衣盖了回去。


 


  打个电话给我是要你的命是吧?还傻站在外面干什么,怕自己不感冒?


 


  ……哦。凛冽的气氛瞬间软化下来,安迷修干巴巴的回应着,耳尖不禁染上了带有暖意的红色。换了鞋子之后,安迷修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抱着个大箱子,突然情形又变得尴尬——完了,抱回来的时候没跟雷狮讲,万一他不接受怎么办。透着纸箱缝隙看着里面正不断鼓捣的小东西,安迷修就觉得自己那才翘着的乱毛又耷拉下去,所谓人生的大起大落怕是不过如此,突然愁绪,突然就很想吟诗。


 


  从厨房里出来的雷狮看到安迷修还愣在玄关处,一脸滞呆生无可恋的样子,顿时心下一警。糟糕,不会是真的被淋傻了吧。雷狮焦急地朝对方走去伸手探了探他额头的温度——好的,什么都感受不到,而且摸起来貌似自己的温度还比他高些。雷狮为自己一时冲动的愚蠢行为白眼翻翻,视线又不禁被那个棕色的牛皮箱吸引。箱子里是什么?他忍不住问出了自安迷修回到时就一直想知道的问题。


 


  呃,猫。


 


  猫?


 


  怀疑自己听错了,雷狮连忙扒开箱盖一探究竟——一只乌云盖雪的小奶猫就这么蹦到他眼前,两只小雪球直往他脸上挥挥。


 


  安迷修,你闲的?看着箱内活蹦乱跳的小东西雷狮就想拿锤子往安迷修头上招呼,在如今这个忙得焦头烂额的时期安迷修居然还抱了只畜生回来——还是最麻烦的幼崽畜生——绝对是脑子进水了。


 


  雷狮你先别激动,你不觉得我们家多了一只猫会添不少生活气息么。暴雷来的就是这么的猝不及防,安迷修慌了,开始口不择言的尝试去说服。


 


  得了吧你,连棵仙人球都养不活的你有什么资格养猫?


 


  可是我养活了你。


 


  好样的,很好。雷狮被气笑了,内心不禁鼓起了掌。你的意思就是,我是畜生?


 


  不是我没有这个意思——等等你的逻辑有问题!


 


  我的逻辑没有问题,是你脑子有问题。


 


  你有。


 


  我没有。


 


  一会后两人就觉得这样幼儿园般的吵架实在是太丢脸了,不约而同的停下了嘴。在一片沉默中雷狮看着箱子内不断讨好两人的小东西,转来转去的,像是对新家充满了无限期待。


 


  ……养它的钱你出。磨不过小奶猫湿漉漉的眼神,雷狮觉得自己第一次战败了,他最终选择了退让。


 


  然后,在安迷修感动的眼神中,雷狮温柔的,把小猫托着前肢抱起来,吐出的话却冰冻三尺。


 


  还有,给你三分钟的时间把自己扔进浴室,不然我就把它丢出家门。


 


  


  


 


 


 

评论 ( 1 )
热度 ( 48 )
  1. 茶啾咪Circle 转载了此文字
    可以吸了

© 茶啾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