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中

【狗崽】你看你看那个大天狗

架空高中校园paro

主狗崽,酒茨有,还有一点点晴博和雪三尾

一万个私设两万个ooc没商量,迷幻文体,就是随便写写图个开心

一见钟情开始倒追的故事和老夫老妻的故事

————————

1.玉兔捣药

妖狐根本不相信一见钟情这回事,就像他不信月亮上有月宫一样。

他觉得一眼万年的几率和玉兔捣药的真实性差不多,反正都挺假的,就干脆当个笑话,笑笑就过去了。

所以当他看到大天狗在主席台上作新生代表发言的时候,玉兔精突然从广寒宫里跳出来,抱着药杵在他心上笃笃敲了两下,一股劲儿把迷情的药叶捣出汁儿来流进他心室心房每一个角落。

那个人奶金色的短发被台上的聚光灯打的泛着光,湛蓝深邃的瞳孔里藏着一片晴空,高挺的鼻梁淡色的唇,还有嘴角勾起的浅浅弧度。

举手投足皆是风景。

妖狐捅捅站在他旁边的茨木,小小声的说:“你看那个叫大天狗的新生代表,多好看,整个人看起来就正直的不行。”

茨木:???

白发的男生摇摇头,对妖狐那一副口吻感到不可思议。

“你这是找到突然想通了,要让自己过春天了?又或者是换了口味,不喜欢娇小的开始喜欢比你还高还壮的了?”妖狐听懂茨木那傻大个口吻里的疑惑,伸出拳头擂了他一下,茨木想着这是新生大会闹不得,只好闷着声音接下妖狐力度不小的一拳。

按理说妖狐的情窦应该是酒茨狐三人里开的最早的一个,他从小就和隔壁栋的鲤鱼精妹妹玩的好,初三时发现自己喜欢人家的时候,鲤鱼精妹妹早就和同班的河童拉着小手一起回家了。为此他消沉了两个月,发誓高中三年不和感情这条路子搞上关系。

现在可能两边脸都是肿的。

他摸摸自己实际上并没有肿的脸颊,继续盯着大天狗看。

一见钟情是什么感觉呢?

大概就是玉兔拿杵一阵一阵捣着臼的感觉吧,心脏怦怦跳,脸颊热乎乎。

要是大天狗能变成玉兔,妖狐觉得自己去当那丑丑的石臼也挺好的。



2.无巧不成书

新生大会结束之后妖狐被茨木拉着去看分班表,结果半路上碰见酒吞。

“别去挤了,我帮你看好了,我们三个同班。”大概是顾忌茨木的左手有伤,很多事情都不方便,所以酒吞从小就格外的照顾着茨木,免得让他横冲直撞的又给身上添新伤。

结果酒吞转头就看见茨木眨巴着他那双眼睛,下一秒,茨木靠了上来,嘴唇微张。

“啊!吾友不愧是平安京初中部的王者!外表狂野不羁,内心却如此细腻!若有人能在今后的人生中与你相伴,可是天赐佳缘,八百辈子都求不唔唔唔...”茨木话没说完就被酒吞捂紧了嘴,只能发出细细碎碎的呜咽。

对这个大傻子我就不该想这么多。酒吞一边捂着茨木的嘴拖着他走,还要一边跟妖狐交代事情。

“你哥让你去学生会室找他,说有事跟你讲,赶紧去,让他等久了,还不知道这个老狐狸要做什么事。我和茨木就先上楼,会帮你领书的。”说着他放开捂着茨木的手,拖着他上楼去了。

学生会,学生会。哥哥的确说过他之前在学生会里当干部。

可是酒吞童子!你没告诉我学生会室在哪里我怎么去!!!

妖狐使劲跺跺脚,索性直接摸去行政楼。刚抬脚,一只手就搭在了他肩膀上。

他转头去看,是大天狗。

“你是要去学生会室吗?我听刚刚那个红头发的男生说有人要找你。”大天狗直视着他。

妖狐颤抖着点点头,感觉自己的耳朵都扑棱扑棱的扇起来,结果下一秒大天狗就拉上了他的手。

“我带你去,正好我也有事。”

真巧啊..我运气真好,刚看上的人这就拉我的手。妖狐这样想着,用指尖挠了挠大天狗的手心。

下面发生的事让他觉得事情更巧了。

学生会室的大门一打开,妖狐就看见他哥在辅导源博雅做题。

他哥听见门口的响动,一看是妖狐,马上就开了口,“崽啊帮我把这个课程表整理了打到电脑上。”

得心应手,驾轻就熟。看来没有一定的前科做不到这么厚脸皮。

“安倍晴明!我就是上辈子倒了血霉才轮到这辈子你当我哥!你从小使唤我还不够!学生会的人了不起啊?”妖狐一听见晴明的话就扯着嗓子喊起来,话音刚落就被大天狗按住了。

“你别太激动,可能晴明前辈有要事呢?”

“他这么闲能有什么事!不就是帮他家那个源博雅补数学,这算什么事,补数学就不能放学补?”妖狐气的跺跺脚,指着那边坐着的两个人大叫着。大天狗盯着他那副气急的样子,仿佛看见了妖狐头顶支棱的尖尖白耳朵和身后蓬松的大尾巴一起不停的动着。

“源博雅,原来你妈昨天在饭桌上说你谈恋爱的事是真的?”半晌,大天狗用半惊诧半疑惑的眼神望向源博雅,轻轻开了口。

“嗯,是啊,神乐也知道。”源博雅头也不抬,一边盯着题目一边用笔敲着试纸。

最后妖狐还是屈于晴明的淫威之下,帮他把课程表录进了电脑里,大天狗在旁边整理着学生会这学期要用的资料。

两份活都做完的时候已经放学了,博雅和晴明两个人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妖狐只好和大天狗结伴出了校门。

“你说源博雅是你发小?晴明和他两个人初中的时候就搞在一起了,既然你是源博雅发小我怎么没见过你,难道你念的不是平安京?”妖狐叼着一根冰棍,摸着大天狗的底细。

大天狗伸出手去比了比妖狐和自己的身高差,不多不少半个头,这才开口回答妖狐的问题。“我念的是爱宕山,平安京人太多了,我爸妈就给我换了私立。”

妖狐和大天狗在一个丁字路口分手,他向右大天狗向左,他朝着自己家方向走了几步,转过头看着大天狗挺拔的背影,一直到大天狗消失在视野里才转身回了家。

他手里拿着那根冰棍仅剩的棒子,看着上面的中奖笑了。

啊,啊。谈恋爱这种事情,就过段时间再说吧。

tbc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其实这就是一个我哥哥的男朋友的发小是我暗恋对象的迷幻场合...反正我就是觉得很巧!不允许反驳!x



评论 ( 5 )
热度 ( 89 )

© 茶啾咪 | Powered by LOFTER